您的位置:首页  > 定海里程  > 百年工业
 

血泪大康纱厂 红色抗争岁月

2013-12-10

日本投降后,上海的很多日商携带资金、物资仓皇逃跑。在上海地下党的领导下,上海工人开展了要求发放生活维持费的斗争。斗争最激烈、影响最大的要数大康纱厂。

大康纱厂(抗战胜利后改名为中国纺织建设公司上海第十二纺织厂,解放后改名为上海第十二棉纺织厂)位于杨树浦路腾越路口,由日本纺织株式会社投资,由1921 年创办的第一、二布厂组成,在抗战前已是日营纱厂中资金最雄厚的一家。该厂自1925年就有了中国共产党的力量。抗战胜利时,全厂有中共党员49 人。815日,日本宣布投降的当天,大康纱厂就宣布停工。17日,工人冲进厂里,要求发放欠薪和解散费,日方只同意给大米、食油、布匹、蚕豆等作为生活补助。大康党支部组织工人成立大康纱厂工会筹备会(简称“工筹会”),同厂方开展了要求发放生活维持费的斗争。经过斗争,厂方同意发给每个工人相当于一个半月工资的生活维持费。

大康纱厂被国民党接收后,9月中旬,大康纱厂党支部根据工人的普遍要求,由大康工筹会再次向日本厂主提出补足6 个月工资的生活维持费,遭到日本大班的敷衍推托,让他们去找国民党接收特派员。工人找到接收特派员后,非但得不到支持,反遭一顿训斥,还被指责为“闹事”。大康纱厂党支部认为,蒋日狼狈为奸,一丘之貉,要想拿到生活维持费,必须改变斗争策略。10 1日,日本总大班正好有事来大康。工人一拥而上,把他从汽车里拖了出来,扣押在一间工房里,由工人纠察队严加看管。两名国民党特务闯入大康工筹会办公室准备强行将大班带走,闻讯而来的100多名工人把他们团团围住,高呼“我们要生活,我们要工作”、“不做亡国奴,要去大家去”等口号,慌乱中,两名地下党员把日本大班拉下汽车,拖进工房,随即紧闭大门。特务只好灰溜溜地离开。当晚,在大康党支部的领导下,全厂工人以锣鼓声、口哨声、脚步声、各种器件声,将全副武装包围大康厂房的警察逼退。同时,大康党支部通过工筹会连夜向沪东各厂散发求援信,要求各厂采取一致行动。第二天,沪东13家日商纱厂闻风而动,相继捉拿了本厂的日本大班,共捉了日本大班6 人(其中上海纱厂6 个厂是一个大班),押送到大康工房看管起来。13 家厂的三四千名工人也集中到大康工房,声势浩大。国民党军警几番试图“解救”,都被工人挫败。

沪东工人联合捉大班的行动,在社会上引起轰动。斗争持续了3天,国民党上海市党部和总工会都无力解决,被迫同意调解,愿与工筹会谈判。104日,沪东各纱厂工会推派7 位代表去四川北路国民党第三方面军司令部谈判。谈判开始后,工人代表诉说了抗战胜利后工厂停工、工人失业、生活遭受苦难的窘况,痛斥日本厂方和接收人员不顾工人死活的蛮横态度,提出发放相当于6 个月工资的生活维持费等要求。经过据理力争,109 日,工人拿到了相当于3 个月的工资,鉴于原来提出6个月工资数是从斗争策略考虑而故意提高的,因此斗争达到了预先设定的目标,取得完全的胜利。(李自力)